欢迎来到江苏流行音乐学院官网! 会员申请   登录

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在京成立
作者:秘书处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18-06-01 21:39:14

0

由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中演演出院线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演出行业协会、中国民营演出联盟联合主办的2018 中国(北京)音乐产业大会,5月31日在国家会议中心成功举行,并圆满落下帷幕。会议由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副主席、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副主席张树荣和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向琳联合主持。

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 王石、文化旅游部民族民间艺术中心主任 李松现场致辞。之后嘉宾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常务副主席、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副主席 甲丁,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秘书长、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智库 首席策划人金兆钧,广东星外星音乐CEO周小川、十三月文化 CEO卢中强、国家音乐产业基地无限星空音乐集团 CEO唐月明、青鸟音乐文化产业集团 CEO王骞就“聚焦音乐市场 释放产业未来”进行论坛讨论。

嘉乐中国研究机构 执行董事、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智库专家、中关村产融促进会副秘书长 奚大龙做了“互联互通的产业大格局”的主题演讲。嘉宾中国唱片集团 CEO 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副主席樊国宾、腾迅音乐娱乐集团政府关系总监韩旭、世熙传媒 董事长刘熙晨、抖音音乐总监朱洁、酷狗首席娱乐官季声珊接着就“音乐产业盈利模式的开发与拓宽”话题进行深度研讨。

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清大文产(北京)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中国文化产业园区联盟会长 李季登台围绕《中国文旅建设特色小镇要“差异化”》和如何打造音乐小镇等问题娓娓道来。

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主席、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主席 付林代表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发表了“音乐产业联盟宣言”。在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杰出音乐成就艺术家”的环节中,王立平,晓光喜获褒奖殊荣,赢得与会者的尊敬和致意。在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成立仪式暨主席团机构,常务理事机构授牌的仪式中,付林向江苏省流行音乐学会、南京艺术学院流行音乐学会等45家机构授牌。

 

 

《音乐产业联盟宣言》全文

[导言]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知,“加强综合监管和党建工作,促进行业联盟商会成为依法设立、自主办会、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社会组织。创新行业联盟商会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激发内在活力和发展动力,提升行业服务功能,充分发挥行业联盟商会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中的独特优势和应有作用”。“坚持社会化、市场化改革方向。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改革传统的行政化管理方式,按照去行政化的要求,切断行政机关和行业联盟商会之间的利益链条,建立新型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促进和引导行业联盟商会自主运行、有序竞争、优化发展”。“鼓励行业联盟商会积极搭建促进对外贸易和投资等服务平台,帮助企业开拓国际市场”。

联盟宣言

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伟大新时代,市场上是风云变幻,正如歌中唱到:“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我们的每一天都在经历沧海桑田的变迁。“当遭遇危机时刻,会让许多貌似强大的企业巨头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资本在人性贪欲的勾引下,彰显了它最狰狞的一面。那些许多无辜的中小企业因此被牵连,纷纷破产。不良大企业对整个社会的伤害也开始了凸显”。犹如我们曾看到的很多“牛气冲天”的企业和红的发紫的企业家,他们奇迹般地崛起,又泡沫般地消失,其成功后的失败是留给我们的“警世危言”。

我们很清醒: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也没有一成不变的真理;市场永远是一个混沌的空间;伟大的企业家和伟大的公司之所以伟大,因为他们有着不同寻常的紧迫感和危机感。企业昨日的辉煌和今天的灿烂,并不必然预示着明天一定会一路欢歌。用马云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摧毁你,却与你无关的时代;这是一个跨界打劫你,你却无力反击的时代;这是一个你醒来太慢,干脆就不用醒来的时代;这是一个不是对手比你强,而是你根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的时代”!但也不会出现汪峰的歌所唱的“一起搖摆”的熊市现象!

从大国文化到强国文化,我们还有多大距离?

我们很清醒: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是企业必免失败,保持长期繁荣兴旺的必要前提。我们必须不断地更新思想观念,不断地调整组织结构,不断调整资源配置模式,不断地改变市场营运方法,不断地进行技术创新,必须增强抵御危机的综合实力。万变不离其宗,没有好的音乐内容与形式,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们不缺少歌曲,(一个腾讯就有1700万歌曲)我们缺少的是创新高质量,影响世界的作品。

我们不能只说时尚化不讲传统文化,同时也不能单一只讲传统文化,而不讲现代文化,我国不只是古国,而是大国,更是要走向世界的强国;所以,必须时刻丈量我们的音乐文化与世界的距离。

凯恩斯在1936年完成不朽的经济学经典著作《通论》后,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们要寻找一条商业的文明之路,因为只有它才能够维系少数人的心灵。

近十年,中国音乐产业正逐渐走向成熟,核心层、关联层、拓展层产业结构逐步优化,商业模式和业务形态不断创新,政策环境和版权保护进一步完善。

从单一音乐创作型向复合音乐制作型转变;从唱片盒带CD产品向流媒体产业转化;从主流电视、电台传媒向几大新媒体、无数个自媒体传播方式的转化;演艺从单一剧场舞台发展到实景戶外,各类音乐节已成为时尚。数字化生产、互联网传播是音乐产业时间对空间多维度的伟大革命。

在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高的今天,大量的音乐人还停留在流沙状态,无制约、无法律意识、无自我保护意识、缺乏职业操守,抄袭成风、急功近利的低端运作,这种无序的成长现象,造成当今文艺市场上,垃圾音乐泛滥成灾。

音乐地界,一方面,尚存大量处女地有待开发;另一面,无限消费态势音乐被过度开发,其两极现象并存,音乐与产业结合最大特点就是构成相生亦相克的新业态。当下中国企业家的普遍现象则是,中国创造了太多的商业神话。但这块商业的土壤缺的是自己信仰的集体缺失。

你关注什么样的人,点赞什么样的人,决定你将看到什么样的世界;你联合什么样的机构,决定着你成长的倍数。所以,成立一个全国行业的共同体-音乐产业联盟,已走到了历史选择的路口。选择多角度、多维度高起低落、互联互通、联合协作成为做大做强的时代召唤。

顺应时代,联合协作,服务社会,创造价值,追求卓越是我们的宗旨。

中国企业经过了40多年的高速“野蛮成长”,他们在获取巨大社会财富的同时,现在必须到了参与重新构建整个社会生态链条的建设。当我们以音乐文化为核心,形成音乐+影视+文化旅游+城市综合体+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 N的跨界融合的新业态,就会成为创新文化。让中国乐派音乐产业化,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社会庞大市场需求,为推动中国和世界文化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们承诺:不因科技革命性的数字互联网化而使音乐低质化歹质化;不因资本化而使音乐空心化虚无化。日本,有工商业之父之称的涩泽荣一1916年出版了《论语与算盘》。在这本书里,他成功的把中国孔子的商业理念与社会信仰进行了嫁接。提出了“一个人既要有士的操守,道德和理想,又要有商的才干与务实精神”。

傅野讲的好:“企业家大佬必须要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对社会公共制度和文化的重建,不仅是在保护这个社会,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在保护自己,否则,一个没有制度和现代文明的社会,富人的财富,在激烈的社会变革中,可以迅即化为泡影”。

我们不要只唱《无言的结局》、《涛声依旧》,更不要满台唱着《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也不要被《忐忑》弄得六神无主,我们应该高唱《我的未来不是梦》。因为:没有命中注定的结局,涛声并非依旧,只有唱着《执著》《从头再来》,通过一次次拚博,才有未来!

习主席最近说:“积土为山,积水为海,幸福和美好未来不会自己出现,成功属于勇毅和笃行的人!”

我们都会唱《懂你》这支歌,其实只有当我们读懂了团队,才读懂了力量;当我们读慬了幸福,才读懂了财富;当我们读懂了合作,才读懂了世界;当我们读懂了情怀,才算读懂得了人生!

社会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是我们同呼吸,共患难的乐园。资源是全人类共享的财富,资源通过人类的改造和整合,必将为人类带来欢乐。当人类开始关心大多数人利益时,那叫社会进步;当人们开始关爱少数人公平时,那叫人类进步。

让《掌声响起来》,祝福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

谢谢!

中华文化促进会音乐产业联盟主席

付林